毕业季你慢点走好吗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10-07 我要投稿
【www.unjs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十一点回到宿舍,十一点一刻打开电脑,眼睛有点发涩,脑袋有点发懵。听别人说任何东西都有保质期,我嘴上说不相信,但还是偷偷的问了度娘好几遍,最后赶忙决定把此刻的感觉用文字记录下来。

  我的胃是出了名的不好,但是今天,我吃了重口味的小龙虾,螺丝,油炸猪蹄,撸串,冰可乐,冰激凌。

  现在的我只想过好眼前的生活,我无法决定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。所以,我根本不去想几个小时之后,胃里会是怎样的翻云覆雨,我只想拼命享受此刻,享受人生中,以前没有过,以后也鲜有的开心和满足。

  相遇是缘分,我们一生会遇见很多人,擦肩而过的次数越多,转身就会越潇洒。而有的人,从见到的第一眼开始,就已经定格在你的人生中,成为不可缺少的部分。

  我是土鳖,可我的两个好兄弟都是富帅,不服,你咬我啊!

  强哥、大斌和我,是老师眼里的侃大山三人组。听名字也知道,强哥功力最深,我居于第二,大斌为了维护自己的绅士形象,保留实力居于第三。别以为侃大山的人都不靠谱,强哥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,我们学院一哥,学生会老大,大斌是本地人,长得阳光帅气,我们学院文艺部的部长,学院的院草。而我,嘿嘿,全身上下散满乡土气息,出了名的脸皮厚,别人眼里的学霸,实则学渣一枚,这样看来,好像也只有我不靠谱些。

  三兄弟中,只有我是光棍,强哥和大斌都已经是有家室的人,为此,我还老嘲笑他们,“你看,我们学校所有的女生,在未来都有可能成为我女朋友,而你们俩想都别想,知道不?”,逃不出侃大山的习惯,每每说完这句话,我嘚瑟的劲儿就好像一天能换十八个女朋友一样。然而,最后结果就是,四年下来,我依旧单身,而他们与家室的感情依旧如初。

  毕设在急,强哥和大斌被老师连催带骂的拎回学校。强哥目前在创业的起步阶段,得到了家里的资助,立志要干一番大事业,大斌,前些日子在本地找了家不错的企业,父母已经给准备好了车子,房子,没有什么生活压力,就等着毕业,然后过上传说中“城里人的生活”。又到我了,好尴尬,我考上了研究生,在学术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强哥说:“今晚晚上,咱们兄弟三认真说话”。

  有人说过我人缘好,其实我只不过是比你会迎合讨好别人;有人说过我是社交达人,其实我只不过是比你会逢场作戏,还有人说,我觉得你就是个心机boy,圆滑老套,弄得每个人都感觉和你关系很好。我说,其实,我很想摘下面具和他们认真说话。

  是的,今晚我们会认真说话。因为认真,我们假装时间会放我们一马,按下今晚的暂停键。

  为了方便放声嘶吼,我们选择了去吃路边摊,也许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原因,习惯了粗糙的生活,在一片狼藉中总能找到些归属感。“惹得起繁华,扛得住市井”,是我一贯的生活理念。坐下之后,我们按照套路,兄弟三人先一起走一个,几杯下肚之后,强哥有些哽咽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,另一只手按在大腿上,支撑着上半身,先抿了抿嘴唇,然后开始慢慢说话,“岳,大斌,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,前几个月,公司刚刚开始运营的时候,我本以为有了学生会主席的经验,可以很快上手管理公司,谁知道事情远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,手头的事情像麻花一样宁成一团,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起床,连续几个月都是这样,我真的快崩溃了”。

  老板娘还在继续端撸串上来,桌子上的撸串,越堆越多。

  我看了强哥一眼,默不吭声,大斌一贯都是附和着我的话,而这次我没有说话。

  没有人会感同身受你的经历,语言在表达安慰、关切的时候,恰恰又显得那样无力。还没等我和大斌开口,强哥又继续说道。

  “在该吃苦的年纪里不要选择安逸,人生不会苦一辈子,但是必须苦一阵子”,他在给自己打气的同时,也缓解了我和大斌的尴尬。要是在以前,我只当这句话是鸡汤,而如今,我会把它铭记在心里,因为汤里加了生活经历这味调料。

  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们三人眉头紧锁,仿佛一瞬间长满了络腮胡子。

  气氛显然有些凝重,无论是创业、工作亦或是学术研究,没有一处圈子里的规则不苛刻,人事不复杂,既然选择了,就要绞尽脑汁的融进去,并力争成为这个圈子里面那一小撮儿能呼风唤雨的人物,总有人会成功,为什么不是我们兄弟三人。

  在一番人生理想抱负感慨之后,心情都好多了,大斌冷不丁的问了一句:“一起考研的呢,她怎么样了?”

  远处传来犬吠,声音穿过几条大街拱进我的耳蜗里,扰乱我的思绪,灯泡旁边的几只小飞蛾,不停的撞击着灯泡,我起身找到开关,把灯关了,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奇怪的举动,有的已经撩起了袖子,准备拿板凳,老板娘跑过来,又把灯打开了。

  我不愿意回答,谁都有玻璃心,我不愿意看见那几只小飞蛾为了不可能触及的光亮,筋疲力尽至死。我说:“她发挥失误了,至少有一半原因是我应该承担的”,大斌又问:“这次我看得出来你是认真的,可是我也没想到你这么没能耐,打算就这样算了吗?”

  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,喜欢一个人,喜欢着喜欢着,就这么算了。

  大斌接着问,这次带着点调侃的味道,“她要是回来找你,你会答应吗?”我没有回答,只是说他问的幼稚,也许在有些成年人的眼里,爱情从来都是没有理由的,不计后果可能会显得更加刺激。

  文章写到这里,我还是想回答这个问题,她现在过得很开心,我也就没有什么想去打扰她的冲动,我深思熟虑的放弃了一个人,是因为她随随便便的放弃了我。

  我还是会接受她,五七年之后可能还是会,也可能不会了。

  大斌说我特别像古代的一种兵器——剑。

  大斌是个不太会表现出掏心窝的人,但是,我看的出来,他把我当好兄弟。记得那次微机原理的实验,我让他抄代码,结果他抄错了,我愣是调试了几遍才检查出来,我们拖到最后才完成实验。从实验室出来,我有些生气,他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,一路上默不吭声,那天我心里特别难受。

  又想起了,一起复习期末考试,一起为了六十分奋战到天明的日子,很怀念,很怀念。

  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勾肩搭背行走在大马路上,影子在路灯下,显得格外细长,没有多余的话,有的只是拖在地上的脚步声。

 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。

  毕业季了,这是我除了冬季最不喜欢的季节。我曾经想过要耍赖,要破口大骂,要撒泼打诨,而现在只想静静地迎接它的到来。无论黑夜多么漫长,黎明总会如期而至,该来的总会来。

  毕业季,你来啦,我们会认真说话,慢点走好吗?